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55小说网 -> 战国万人敌 -> 战国万人敌的最新章节目录 -> 218 给泗水君的一封信

218 给泗水君的一封信



上一页 ?????? 返回目录 ?????? 下一页



????商无忌寻思着老板你是在搞我喽?现在好不容易事业走上了正轨,眼瞅着只要老妖怪勾陈嗝屁,这通往江阴邑的,绝对是康庄大道啊。

????结果你特么还打算出去浪?

????“首李,事业有成之后,什么公主不能玩?先忍忍吧。”

????“滚!”

????李县长瞪了一眼商无忌,“忙你的事去,薛城的君子们怎么杀,你还是先好好琢磨吧,你还管起我的个人爱好了?”

????有心继续劝说,可一想薛城那边还真是麻烦事比较多,商无忌又转念一想,妹夫老板就算再怎么饥渴,隔着百里千里的,陈国公主再美,裤裆也够不到啊。

????想通之后,大舅哥顿时哼着小曲儿飘然离去,之前戴季子被老板五下捅死的怨念,也是烟消云散。

????而戴季子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五刀捅死,却很是震惊到了一帮大夫和将军。

????尤其是那些喜欢说闲话背地里编排联合总司令的,这时候已经冷汗淋漓背皮发麻了。

????谁能想到猛男是各种意义上的猛啊,除了勇猛,他还凶猛啊。

????“戴季子……就这般被杀?”

????“宋人至,上将军亦至,戴季子当面,不由分说,五刺而毙!”

????“嘶……”

????够狠。

????然而鳄人、勇夫们则是相当的淡定,这种场面,习惯了。

????属于基本操作。

????要不然能把沙哈给培养出来?这都是首李的英明领导、以身作则啊。

????此刻,诸国将军和大夫们心情极为复杂,既对李解瞧不起,又对李解相当的敬畏。这种感觉,就跟他们的祖先面对楚国时候一样。

????一毛一样,没区别。

????只不过吴国猛男显然要比楚国的祖先要给力得多,凶悍到了极点。

????“诸君以为‘抗宋援傅’一战,可要完毕?”

????“事闭则散,今宋人割地赔款,已得太平。我等不可逼迫太甚,乃至宋人为‘哀兵’,到那时,战火不休,非我等始愿!”

????“言之有理,旬日之内,倘使宋人散去,吾便率部归国。”

????“倘若宋人言而无信,见我等散去,再起兵锋,又当如何?”

????“自是再战,为‘仁义’,何惜哉!”

????列国将军和大夫们都是说得铿锵有力、掷地有声,只是眼神之间的交流,远比嘴巴还要频繁。

????“旬日之内撤出,只怕是难以做到。我部行事,便听从上将军行事。倘若上将军解散义军,我部再行散去便是。”

????“荒谬,倘使江阴子一日不散,尔等便一日为其所属?不知诸位是哪国人啊?”

????“上将军行事严整,岂能操持小人行径?”

????“呵……”

????有人不屑地嘲弄了一声,都懒得继续反驳。

????李解虽然是野人头子,可接触了这么久,自然也明白李解展现出来的能量,绝非是一个野人头子该有的素质。

????从号召“抗宋援傅”开始,列国的损失、所得,实在是很难讲得清。

????要说有所得,也的确是有所得,至少从江阴邑可以顺利地进口“赤霞”,国君和卿大夫们,都很满意。

????可要说损失……实在是一言难尽,从国中跟出来的民壮,就有不少被诓骗去了吴国江阴邑,甚至连江阴邑都未必去成,直接就是顺着邗沟南下,在江北厮混。

????再者虽然可以从江阴邑进口“赤霞”,付出的代价并不是只有出兵出钱出战,为了获得更多的“赤霞”,显然要拿出更多的东西来交易。

????而新设的市场,江阴邑几乎就要独享其中的一项特权,即优先交易权。

????想要“赤霞”?可以。但是你的特产,江阴邑如果要采购,就有优先权。

????只要列国一天没有突破“赤霞”印染技术以及染料配方,那每一天都得受吴国王命猛男的制约。

????没办法,士大夫们可以不要“赤霞”,但诸侯们是要的,入土为安的时候,可以少搞一点青铜器,里里外外总体而言,是省了钱的。

????毕竟相较于青铜,还是丝绸容易搞啊。

????列国诸侯除了为自己考虑,也是喂子孙后代考虑,更为自己的国家财政考虑。

????要不是怕被人狂喷,有些诸侯恨不得随便烧两下就埋了拉倒,根本没必要在丧葬上花费那么多钱。

????就算死后有黄泉有鬼神,他们也是认了的。

????活着的时候已经够艰难了,又何必管死了之后的世界呢?

????不过这样想的诸侯,大多都是小国,本身君主活着的时候也过得不咋样,自然就没那么多心思去考虑死后的事情。

????比如郠国,国君混得跟村长似的,平日里吃点肉都要思量再三,全靠人品好,国人才宁肯出去打工,也要筹钱给郠国国君搞一套好的青铜器到时候死了陪葬。

????换成稍微不会做人一点的,基本上就只能指着李县长的“大红01”来救命挽尊。

????否则入殓下葬的时候,实在是太寒酸了。

????正因为列国国君有了种种想法,所以“正义联盟”内部,虽然有跟猪八戒类似开始吵吵要分行礼散伙的,也有打定主意跟李县长一条路走到黑的。

????“诸君!薛国土地一事,上将军已有策略!”

????一帮人在逼阳城内互相伤害的时候,有人冲到了“正义联盟”的茶餐厅,大声地宣扬起来。

????“薛国土地?!”

????“已有定策?!”

????别先不管,这战后的战利品瓜分,那肯定不能少了的。

????之前嚷嚷着要旬日之内赶紧回国回家的,这时候也闭了嘴,一个个竖起耳朵倾听。

????“薛国土地,非逼阳国所有。薛侯所降非吴国猛男,乃义军首领也!”

????一句话,就点明了其中的区别,如果薛侯是跟大吴猛男江阴子投降的,那么这薛国土地,就算是吴国的啦。

????可薛侯是向联军总司令李解投降的,那么这事儿,就得说道说道。

????李解是联军统帅,也就是“上将军”,那么薛国投降之后,这土地,就归联军所有。

????于是只要联军存在,那么作为联军的股东之一,也就是出了“义士”来为了正义而战的国家或者组织,都能从薛国的土地产出上,享受应得的一份。

????可只要有人散伙,有人撤出,那这事儿就到此为止,薛国土地的产出,就跟撤出联军不做“义士”的人无关啦。

????“这……这薛国土地,以后是地上无国,民上无君?”

????有人一脸懵逼,这算个啥?

????“上将军言,‘义士’既存,此后薛国故土,便是‘义士之国’。只是国无君也。”

????“国岂可无君?!”

????“以后薛国之土,如何称呼?”

????“上将军特命我来通传诸君子,前往大营公议?”

????“公议?”

????“公议。”

????茶餐厅内外顿时洋溢着快活的气息,之前嚷嚷着要如何如何的,此刻都是眼睛放着光,连说上将军这个人真是好啊真是赞。

????一群人屁话少说,直接出了门找了交通工具,直奔逼阳城外。

????也是这个时候,商无忌带着一队鳄人,前往薛城。

????与之同行的,还有薛侯的亲弟弟,薛仪字叔德,原本封地靠近尼丘山,又称尼丘仪,不过薛国国内,大多称呼他叔德仪。

????叔德仪陪同商无忌,就是为了做个见证。

????“商子,薛城之内……当真要行酷烈之事?”

????“只诛首恶。”

????商无忌看着前方,很是平静地回答叔德仪。

????“唉……”

????“叔德,商某此刻所言,汝未必信。不过,日后汝便知晓,乃兄之决断,可谓英明至极!”

????“亡国之人,岂敢妄想。”

????“呵呵呵呵……”

????没有继续解释的意思,商无忌笑得很是诡异。实际上商无忌是很羡慕薛侯全家的,能够得以保全不说,整个薛氏将来的发展,绝对比窝在薛国要强得多。

????薛国外有强权,内有山头,薛侯这个国君的作用,大部分时候就是个摆设。所谓体面,也就只是表面上的那点礼遇。

????真要说论影响力,薛侯全族都还比不上商无忌一个人。

????至少商无忌在江阴邑忙活起来,是事关十几万人吃饭的事情,还有进进出出吴国成千上万商队的利润。

????只要商无忌想,许诺一点蝇头小利,想要一年到头三百多天,天天有刺客行刺薛侯这种小国之君,毫无压力。

????商无忌走到这一步,那是眼光和妹妹在发挥作用,真要说自己的才能,很多时候,都是在老板搭起来的框架中,才能完全释放。

????因为李解提供的舞台,就他妈一张白纸,随便画,画出什么来就是什么。商无忌负责作画,李解负责出去吹牛逼并且殴打客户,逼着客户认这些画是艺术,然后掏钱。

????不掏钱就是不尊重艺术,不尊重艺术……你还是人吗?你还是君子吗?

????逻辑自洽,完美!

????“口令!”

????薛城城门内,有勇夫大声地喊道。

????城外,车马停当,鳄人阵列,只是程序还是要走的,没有口令,就不能换岗、交接、放行……

????叔德仪每每看到这些明明是野人,但是行事却一丝不苟的江阴邑鳄人、勇夫,都有一种荒诞的错愕感。

????因为鳄人、勇夫表现出来的专业性,根本不是薛国乃是宋国部队可以比的。

????不只是技术上的专业性,还有职业道德。

????“今日口令:鹰眼不是七武海。”

????“口令正确。”

????咔哒。

????城门缓缓地被打开,薛城并不高,薛城也不大,所以城门设计上比较传统老旧。熟悉的故乡城门被打开之后,叔德仪老泪纵横,内心简直痛苦无比。

????然而商无忌只当没看见,入了城门之后,持符节道:“首李令!”

????“是!”

????不仅仅是鳄人、勇夫,“义胆营”的人都是老老实实地过来听命。

????作为队长,贾队长神色紧张,额头上冒着汗,像商无忌这样的大人物,他是半点不敢怠慢的,只有分外努力,不断锤炼专业和忠心,才能赢得信赖。

????越是更鳄人、勇夫混得久了,贾队长越是明白,在猛男麾下拍马屁,光靠一张嘴是不行的。

????当然自己要是个美女,那只要再加一张嘴,就能让猛男两头满意。

????可惜自己不是美女啊,家里亲眷也是奇形怪状,还不如“白沙村”的肥婆们好看,这就没啥指望,只能靠才华!

????“贵,名城中诸族之长,前来此处相聚,就说商无忌奉命前来,与诸君共商大事!”

????“贵,遵命!”

????领了符节,贾队长带着“义胆营”的人立刻散去。

????随后,商无忌又道:“哼,城外祭祀泗水君可有准备妥当?”

????“垒土筑台,一应祭品,皆以妥当。”

????“好,稍后见机行事。”

????二人眼神交流,饶是叔德仪早就知道这回过来是干啥,还是感觉心惊肉跳。他面对商无忌的时候还好,可面对沙哼,整个人都是不敢说话。

????沙哼也是一员猛将,话不多,可能够把戴国旅贲直接打到崩溃,绝非等闲之辈。

????时间很充裕,商无忌直接让人忙活开来,准备好了大量的马车,至于跟着过来的那批鳄人,则是四散出去,带着候补鳄人以及逼阳城的一队“义胆营”。

????除此之外,东城门也有一队人马前往,由沙北带队,还有投降的戴国旅贲。配合沙北的,是戴国旅贲中士沙飞。

????这是投名状,得让人手上见血。

????沙飞在战场上都没有现在来得紧张,他以为大吴猛男是要让他来薛城屠城。

????路上忐忑无比,几次和沙北交流,都是鸡同鸭讲。因为沙北听不懂沙飞说的话,而沙飞虽然能听懂一些沙北的话,但词汇量太复杂太多,双方大部分时候如果没有翻译,就只能靠猜外加比划。

????不过有一点沙飞可以肯定,李解不是让他过来屠城。

????至于其他的,也管不了那么许多,只要不是屠城,屠什么都行,他下得去手。

????哗啦。

????沙北抖出了一张薛城分布图,首先告知了沙飞东南西北方位,然后在地图上点了点:“徐氏、宋氏、鲁氏,此三族,为薛城地主。”

????“全杀?!”

????“不,只诛首恶。”

????这话说出来,沙飞只觉得难受无比,不过这不重要,现在他是江阴邑的一员,戴国旅贲也不用去死,只需要去淮南种地。

????“等一会,会有信号。”

????“信号?”

????“少待便是。”

????“是。”

????沙北没有解释信号是什么,沙飞也很奇怪,吴人靠什么通传南北东西?薛城再小,跨度也是几里地,靠快马可未必能够应变。

????难道是号角?

????号角的确是可以。

????沙飞这么想着,却见沙北上前叫门。

????“口令!”

????“今日口令:鹰眼不是七武海!”

????“口令准确!”

????数量不小的队伍陆续进了东门,不过没有直接进入邻里之间,而是在瓮城中呆着,静等命令。

????这一刻,沙飞很是紧张,在瓮城中,要是被杀,那是真的一点反抗之力都没有。

????不过大概是知道沙飞怎么想的,沙北就跟着他一起站着,让沙飞终于一颗悬起来的心放了回去。

????等了许久,从瓮城中能够听到城内的街道上,应该是有热闹的欢笑声。有说有笑的,是薛国本地方言,沙飞仔细听了听,应该是住在东城的贵族之家。

????沙飞疑惑地看着沙北,然而沙北就是傻站着一样,不仅仅是沙北,其余鳄人也是老老实实地休息,既不喧哗,也不吵闹,或站或坐,很是规矩。

????内心不由得地佩服,可这时候也不是拍马屁的时候,沙飞觉得有点奇怪,既然要下手,这时候那些人走上了大街,岂不是一波就能带走?

????这些飘逸儒雅的食肉者,到了大街上,怎么可能挡得住如狼似虎的鳄人、勇夫呢?

????疑惑丛生,可又不敢问,只能跟着静等。

????此时,商无忌看着沙漏连续走了几遍,顿时冷笑:“傲慢自大,老大世族也。”

????叔德仪眼皮跳了跳,连忙道:“城中有几家,乃是大国宗亲,若是侮辱,只怕引来憎恨。”

????“大国宗亲?”

????商无忌笑得更是畅快,“是秦国还是晋国?是齐国还是楚国?当世大国,哪个跟我大吴国没打过?”

????就算是秦国,也是跟吴国碰撞过,只不过是在楚国的地盘上。

????也就是吴国地理偏僻,要是在中原,早就被围殴致死。

????“城中徐氏、宋氏、鲁氏、卫氏、郑氏……”

????“叔德,不必担忧。汝为吴人,何惧宵小?”

????“……”

????叔德仪脸皮一红,顿时站起身来,拱了拱手:“商子所言甚是。”

????别说是叔德仪,就是薛侯,这辈子处理国内的屁事,都要小心翼翼地琢磨会不会热闹了国中大族。

????叔德仪连国君都不是,就是尼丘山下的一个土鳖,靠着一点微薄贤名混饭,自然也不敢得罪这些老牌家族。

????但是商无忌作为外来户,压根不怕,甚至有点不屑。

????他现在是有点明白老板的感觉了,反正没什么感情,又没什么交情,杀起来哪有那么多犹豫。

????最多就是物伤其类,大家作为人类的悲伤之情,可能会有一点,但很快这种悲伤之情,就会被理性碾压。

????笃笃笃笃笃笃……

????一辆辆马车的声音传来,很快,就有插着字号画着家纹的马车出现在了视线中。

????商无忌抬眼看去,道:“鲁氏倒是快。”

????“商君,有礼。”

????“鲁子请。”

????作为文化人,商无忌和李解显然是不同的,在这帮薛城地头蛇眼中,属于“自己人”。

????而李解?野人算人吗?更何况还是“沙野”中的野人,那更是不通文明,不知礼数。

????吴国本来就够野蛮够lo的了,李解这条野狗,那更是野性难驯,无可救药。

????“商君欲祭祀泗水君?”

????“主公‘刻舟求剑’,乃得福报,今还愿泗水君,亦是正理。”

????鲁氏听到“刻舟求剑”的时候,很明显眼神一变,事关神灵,真真假假谁说得清?

????要知道当初是众目睽睽之下,成千上万人看到李某人跳入泗水之中,然后拎了一把吴钩上岸。

????这就算要提前安排,怎么解决吴钩在水下定位的方法?

????很多豪门家族都是想不通,虽然一直在怀疑,这是吴国野人玩的套路。

????可套路太过神异,也由不得有些家族子弟,也会去琢磨,这事儿吧,会不会真是泗水君帮忙?

????而吴国王命猛男李解,是不是真的跟泗水君有交情?

????要知道,听说吴王勾陈的家中,养着一条白色的大鳄鱼,也是神异非常,乃是江水祥瑞,所以吴国才这么强大。

????陆续聊了一会儿,又见各家马车前来,家族子弟并没有全部抵达,但也来得不少。女眷也有,而且都是端庄体面,并没有交头接耳四处喧哗,偶有少女,也是在人群中穿梭着,好不热闹。

????整个画面,简直是温情满满,洋溢着快乐和幸福。

????“诸子能来祭祀泗水君,无忌感激之至。”

????“商子言重。”

????“那……诸子随无忌前往泗水,祭祀泗水君。”

????仪式感还是有一点的,彩旗飘飘之外,锣鼓也是分外热闹,附近的野人们也来围观,乡下人穿着鄙陋,好些个都是赤膊着上身,然后眼巴巴地看着祭坛上摆满的各种肉食果蔬。

????因为野人听书了,一会儿祭祀完毕之后,这些极品,是要分发的,多少都能分到一点。

????所以来的野人极多,有些甚至是宋国的野人,游过来打秋风的。

????“商子布置,甚是周全。”

????“过奖、过奖……承蒙主公看重,不可不察。”

????言罢,商无忌瞄了一眼来得各家人数,熟练不少,随便哪一家也有五十到两百人的护卫规模。

????总的武装力量,大概也有三四千。

????略作盘算,商无忌顿时放心起来,三四千武士,都不够一队鳄人杀的,更何况,这一次过来,可不是只有一队鳄人。

????勇夫、候补鳄人、候补勇夫、弩阵弓手、义胆营义士,数人头都已经碾压薛城地头蛇,更不要说战斗力上的差距。

????祭祀的流程有点奇怪,但和中原诸国还是大同小异,商无忌一通废话说完字后,一卷祭文抖了出来,很长,用的是纸张。

????各家尊长都是面带微笑,甚至还想着问吴人购买一些抄写祭文的纸张,但是商无忌接下来的一番话,却是让他们脸色一变。

????“此乃主公手书,全是感谢之言。泗水君为主公之友朋,不可怠慢。诸子皆是饱学之士,又是本地名流,更是出身尊贵,倘若为使,必为泗水君所喜。”

????“……”

????“……”

????“……”

????各家尊长都是愣住了,只觉得商无忌是不是疯了,在说什么鬼话。

????然而鳄人、勇夫们甲具在身,早就小队分组,将各家武士全部包围住,同时候补鳄人、候补勇夫手持长矛,已经摆出了战斗队形。

????“请诸子送信!”

????“请——诸子送信——”

????鳄人齐齐大喝,刀剑加身,斧钺临头,随着商无忌手中盛装祭酒的铜爵一抛,哐当一声脆响,凄厉吼声顿时四起。

????“商无忌——小人——”

????“商无忌!你大胆!大胆——”

????“吴国小人!你可知我乃……唔唔唔唔唔!”

????几乎是一瞬间,凡是没有缴械的武士,都是被第一时间刺死,剩下的武士立刻趴在地上一动也不敢动。那些气度不凡的各族尊长,又怎么可能反抗如狼似虎的鳄人?

????只见一个个曾经的薛国贵族,或许是大夫,或许是将军,或许是卿士,全都嘴里被塞住了布条纸团,这些布条纸团,自然就是商无忌所说的“主公手书”。

????至于上面写了啥,商无忌都懒得看,说不定就是今天的口令:鹰眼不是七武海。

????也可能是之前的行动代号:苏卡不列、麻色法克。

????但不管是什么,塞别人嘴里挺好用的,至于泗水君会不会看过《海贼王》,表示鹰眼怎么就不是七武海了?

????那就不是李县长要关心的事情。

????反正泗水君也没说“苏卡不列”是骂人不是?

????咻——嘭!

????天空中,一道绚烂火花炸裂,城中,陡然喊杀声四起!

????“恭送诸子送信——”

????“恭送诸子送信——”

????“恭送诸子送信——”

????祭坛之上,商无忌面带微笑,看着滚滚泗水,随着一声声的“扑通扑通”,那些个曾经的薛国贵族,就如此简单地被抛入了泗水之中。

????四周野人原本想要四散,可是不敢,因为更外围,还有贾贵带着的“义胆营”在警戒。

????“诸子皆是谦谦君子,泗水君最喜才学高绝之辈,想来会留诸子些许时日。我等,便不必等诸子归来。”

????言罢,商无忌拍拍手,道,“来人,祭品大派送。”

????“是!”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